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 中诚信国际:美国主权评级展望由稳定调至负面,维持AAAg主权信用级别

媒体报道 | 中诚信国际:美国主权评级展望由稳定调至负面,维持AAAg主权信用级别

发布人: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2020-04-21     浏览次数:959次

        北京时间4月21日,中诚信国际发布公告,将美利坚合众国(以下简称美国)评级展望由稳定调至负面,并维持其AAAg主权信用级别。

        中诚信国际认为, 在美国经济进入下行周期的背景下,新冠疫情的爆发对生产及消费活动造成严重冲击,将导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经济、财政及地缘政治风险均有所抬升。经济增长进入放缓通道、财政赤字恶化以及债务水平持续攀升对其主权信用水平构成压力。支持美国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的因素主要包括:(1)新冠疫情严重冲击美国生产及消费活动,美国经济将陷入衰退;(2)经济急剧放缓叠加财政刺激政策进一步导致美国债务快速增长,财政状况发生明显恶化,削弱美国财政实力;(3)疫情或将加剧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及民粹主义倾向,导致地缘政治风险上行,对其经济发展前景形成抑制。

        在美国经济放缓的背景下,新冠疫情的爆发加剧了经济下行风险,预计2020年美国经济将陷入衰退。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经济创下了历史上最长的十年扩张周期。2017-2018年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分别实现了2.2%和2.9%的经济增长,超出大部分发达经济体。但随着特朗普税改的红利逐渐消退,且全球贸易和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令净出口和企业投资明显下滑,2019年美国经济有所放缓。在经济进入下行周期的背景下,疫情爆发严重冲击生产及消费活动,失业率短期内急速攀升,对原油和其他大宗商品的需求大幅降低。疫情冲击下,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剧烈,以美元升值为特征的全球美元流动性收紧,凸显了全球金融体系的脆弱性,由于美国企业杠杆处于抬升通道,市场信心下滑以及经济活动的停滞加剧了流动性和资产价格的相互恶化。为应对经济衰退及金融市场波动导致的流动性危机,美联储连续两次紧急降息,将联邦基金利率调整至接近零的水平,并启动开放式量化宽松计划,加码向全球提供美元流动性。量化宽松对缓解通缩预期和市场流动性风险起到积极作用,但大幅降息压缩了后续货币政策空间。在疫情扩散阶段,量化宽松对于实体经济的带动作用相对有限,无法改善悲观预期下居民消费支出和企业投资行为,对经济总需求的拉动有限。从GDP构成来看,美国第三产业比重高达81%,疫情对服务业造成沉重打击,并对美国就业市场造成重创,预计二季度美国失业率将超过10%,经济将下滑30%以上。若疫情在二季度内得到控制,美国经济有望在三、四季度实现反弹,预计2020年美国经济将下降5%,2021年或有望反弹。若疫情持续时间较长,经济持续停摆将导致美国经济陷入萧条。总体来看,美国经济增长已进入放缓通道,疫情对经济的严重冲击进一步加剧了经济放缓的态势。

        疫情冲击下,美国经济增速急剧放缓叠加财政刺激政策,大幅推升美国的财政赤字及债务水平,进一步削弱美国的财政实力。受2008年金融危机影响,美国财政赤字率一度上涨至13.6%,随着经济增速回升赤字率不断回落,2015年达到2.5%的低点。2015年以来,美国财政赤字率不断上升,由于税改导致财政收入缩水以及国防、老龄化等相关支出的增加,2019年财政赤字率达5.9%。此外,2012年以来,美国一般政府债务/GDP持续高于90%,政府债务水平处于攀升通道。在此背景下,疫情冲击将导致经济增速急剧放缓,财政收入锐减。为应对疫情,近期美国已通过2.5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总规模超过GDP的10%。综合来看,虽然刺激性的财政、货币政策干预,短期缓解了金融市场动荡,但经济放缓叠加大规模刺激政策将进一步加剧财政收支平衡压力。预计2020年联邦财政赤字率将从2019年的4.6%升至15%。由于各州和市政当局的财政将面临支付失业救济金等更多需求,预计2020年一般政府总债务占GDP比重将升至110%以上。若美国在此次冲击后经济实力减弱且债务负担持续上升,美元资产吸引力下降或加剧再融资风险。

        疫情或将加剧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及民粹主义倾向,导致地缘政治风险上升。2018年美国强势重塑国际关系格局,通过发起中美贸易摩擦、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重新制定北美贸易协定、阻碍国际贸易组织贸易争端解决机制运作等单边主义行为试图重塑国际规则,导致美国面临的地缘政治风险有所抬升。2019年11月,中美贸易摩擦出现缓和迹象,并于12月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但贸易保护主义及单边主义仍是美国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疫情引发的全球隔离举措及恐慌情绪,或增加部分民众对于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的认同,导致逆全球化进一步升温。后疫情时代,美国将加速调整其全球战略,或加大“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重塑国际贸易格局,加速全球性资本及产业回流。地缘政治风险的上升将对美国经济前景形成抑制。此外,疫情冲击下,收入分配不平等和发展空间不平衡的问题再次凸显,民粹主义倾向有所抬升。2020年为美国大选年,两党分裂加剧将对其制度实力带来一定负面影响。

        与此同时,能够支持当前美国主权信用级别的因素主要包括: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经济结构多元且国民收入水平高,经济实力极强;美国拥有灵活的市场和金融体系,司法体系完善,在国际贸易、商业、金融等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受益于现阶段美元和美债在全球金融体系中处于核心地位,外部融资渠道畅通,对外偿付实力极强。

        未来可能导致评级下调的因素包括:若疫情不能得到及时控制,此次冲击进一步向金融及经济危机发展,或导致经济陷入长期萧条;财政实力持续恶化,动摇美元全球最主要货币的地位,加剧金融体系的脆弱性;地缘政治风险抬升对经济前景形成抑制。上述因素可能增加主权评级下调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