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首席经济学家 > 毛振华:永葆一颗好奇心

毛振华:永葆一颗好奇心

来源:中诚信     发布时间:2018-12-03     浏览量:53

       在武汉大学125周年校庆之际,由武汉大学校友企业家联谊会举办的第五届校友珞珈论坛11月24日下午在武汉大学举行。中诚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毛振华先生应邀出席,并作了题为《永葆一颗好奇心》的演讲。武汉大学师生和校友、在汉高校校友总会联盟代表、楚商代表和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代表等近5000人与会。

        毛振华先生在演讲中回顾了自己求学和工作的近40年经历,毛振华先生1979年从湖北农村进入武汉大学求学,毕业后从湖北省到海南省再到国务院研究室从事政策研究工作,1992年参与创办国内首家全国性信用评级机构,2007年起在中国人民大学和武汉大学参与经济学研究和教学工作。毛振华先生以自己由仕转商、由商转学的人生经历,鼓励武大学子永葆好奇心,不断尝试、不断学习,领略人生不同的风景。以下为毛振华先生的演讲全文,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上午刚刚在北京参加了中国人民大学举办的宏观经济论坛,接着去赶飞机,能准时来到这里真的很幸运。在武大125周年校庆之际,能在这么多老师和同学面前分享自己的体会,这是我的期望,更是莫大的荣誉。

我发现各种武大的微信群里对今天的活动有很多关注和讨论,这让我很忐忑。我一开始不知道讲什么主题好,最终确定了这个题目——永葆一颗好奇心。我想这对所有学科和领域的人来说,都应该是一个好题目,虽然我不能充分地论证它,但我还是想分享我的一些体会。


世界那么大我想多看看

对我来说,永葆一颗好奇心的前提是,我处在一个伟大的变革时代。40年前我在干什么我正在读高中、准备考大学,而几个月之后,也就是1979年的9月,我如梦一般地进入了武汉大学。到武汉大学的第一件事干什么?报到、填表。前不久我找到那时候填的表,年龄:15岁,家庭出身:贫农,本人成份:学生。填完那张表意味着开启了我新的人生。从一个偏僻的乡村来到美丽的武汉大学,和以往相比,我觉得自己读了不一样的书、上了不一样的课、认识了不一样的人,更重要的是有了不同的梦想。我从武汉大学毕业之后,又如愿进入国家机关成为了一名公务员。乡村出来的我对公务员生活很向往,能从乡村到省政府工作我也很满足,而且当时进的湖北省政府离武汉大学很近,就在水果湖。

此时,我的职业生涯变得清晰可见了,因为公务员给了我一个很好的进步的阶梯,慢慢爬上去也是有机会的。我们那个时代,每个人都有机会。但是1988年有个消息非常刺激我,海南岛要建特区,我得到了去海南参与筹备特区的机会。但这时候我在武汉已经结婚、分了房子,虽然年龄不大,但毕业后的五年里写了差不多100万字的文稿,发展得挺不错。下定前往海南的决心前,我征求了很多同学的意见,先行一步的室友曾文涛跟我说,你来海南干3-5年进入小康没问题;那时候打电话不方便,我还写信询问陈东升同学,他说应该去。

于是我去了海南岛。到那边以后,我发现海南是一个很落后的地方,岛上连个交警都没有,也没有红绿灯,跟当时比较现代化的武汉比还有很大的差别。但是到海南以后,我自己很努力,上班很有劲头,每天骑着一辆旧自行车(因为新的会被偷走)。当时海南省第一个政府工作报告是由我一个人草拟的,现在的政府工作报告通常要组织一个写作班子。有时候,温度太高而办公室没有空调,只能在8开的大稿纸下面垫着毛巾,用钢笔悬笔写作。就这样在上面写了几万字的政府工作报告。前不久一位在海南省政府工作的同事找到那份原稿送给我,我非常珍惜,这是我青春的见证。

在海南的工作非常顺利,省政府正式成立后我成了副处长,那年我24岁。两年后我有机会调到北京,到国务院政策研究室从事政策研究工作。对公务员而言,能到中南海工作那是很幸运的事。虽然还只是一个小干部,我还是很想去。此时,我在海南已经住上三居室,全家也都搬了过来,应该是不错的,我还是决定去北京。大学同班同学陈东升和杜越新坐着大巴去北京机场接我,我们拉着一大箱行李,从机场到了中南海。到了宿舍一看,是一个两人间的单身宿舍,跟我同寝室的是一位抽烟的哥们,现在他是中央部委的领导,屋里一股烟味加霉味,冬天很冷,要经过长长的走廊才能上洗手间。尽管条件很艰苦,几乎又回到刚毕业的时候,但对公务员来讲,能够到国家最高行政机关工作是十分兴奋的。

两年之后,也就是1992年,邓小平南巡又带来了一个新的历史机遇,让作为学者和研究人员的我可以去实践我一直关注的改革开放。我很好奇、很冲动,想去做,但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当时,经过与师长、东升同学、田源师兄及好多下了海的同学讨论,最后我觉得要创办一个企业。模仿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很成功的商业模式,我创办了一个国外有、国内还没有的企业,其实一开始也不知道这个企业是做什么的,不知道是怎么操作的,但是知道这个行业的历史和影响。我对信用评级行业充满好奇心,但一直没有机会去实践。1992年我去说服领导批准这个机构的时候,我说信用评级是一个国际惯例,于是领导就批准了,让一个没有干过的人去干一件领导也不太了解的事。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一颗好奇心成就了一个行业。

经商也是一个选择。尽管以前没有经过商,但学过经济学,我的知识结构让我对公司治理的规则有比较一般的认识,所以我们公司经营得还不错。尽管做得没有那么大,但公司做得比较稳健,至今在信用评级行业稳居第一位。我们可以说是国家在这个行业里的一个代表,尽管这只是一个小行业。

到了2007年,公司成立15周年的时候,我有机会再次转身去当老师。我在公司一直参与宏观经济的动态分析,凭借在这方面的研究和中国人民大学有了合作的机会,此时好奇心促使我选择回归学术。这之前的1995年到1998年我去了香港工作,通过股票、工资和股权激励我有了一些积累,拿着这些钱我有机会购买了我自己创办公司的股权。这当然也是我放弃公司管理岗位的基础。正是好奇心促使我不断地放弃和选择。前不久有杂志发表了对我的专访,题目是《敢于放弃方得永生》。2007年起我把公司的事交给了同事,退出了公司的具体管理,我觉得我应该尝试更多的人生体会。中国人民大学的宏观经济论坛搞了48期,我基本上没有落下过。这是宏观经济研究的一个重要平台,我还是坚持了下来。当老师是我的一个梦想。

总的来看,我一直在改变、一直在调整,为什么?就是因为我有一颗好奇的心,我觉得世界这么大,要多看看。东升同学之前讲的是要坚持再坚持、攀登顶峰再攀登。我没有那么好的体力,因此爬了许多不同的山,看了不少风景,这是一种和攀登到顶峰不一样的感觉。

微信图片_20181206130536.jpg


好奇心还会促使我继续改变自己

回首自己这四十年的成长历程,我对母校武汉大学充满了感激之情。要感谢的人和事很多,特别的有两个。第一个是图书馆,我每天都要从樱花大道一步一步爬上去,像一个虔诚的信徒去朝拜神殿,当时就觉得每天都有仪式感。我不仅只学经济学课程,也读了大量文学、历史、哲学的著作,接触到许多伟大的思想,它永远地改变了我和我的后代。第二个是老师,我感谢我们的老师,他们教会我们知识,让我树立了正确的价值观,掌握了学习和分析问题的方法,永葆了一颗好奇心,并让我拥有实现好奇心的能力。如果没有读过这些书,我不会知道人类社会有这么伟大的知识,我上大学前认识的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所以当时我就想今后要当大学老师,应该让更多人了解这些知识。这么多年来我一有机会就想着当老师。

我终于如愿回到学校成为一名教书育人的老师,最荣耀的事情就是三年前受聘成为武汉大学教授,并担任武汉大学董辅礽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院长,这是我人生最高的荣誉。现在我对自己依然有着清晰的判断:我不会成为一个大师,因为我老师董辅礽先生的勤奋、睿智和扎实的文献功底都是我不具备的。但是,当好一个教书匠、培养学生是我尽应尽的职责。

改革开放40年里哪个阶段最伟大?我原本没有细细思考这个问题。2012年,我有机会代表国家去中东参加一个论坛,我在发言中谈到,中国最伟大的事件主要发生在1980年代,准确地说是1978年到1992年。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在自己完全能掌控局面的时候主动领导着国家的精英研究改革、实践改革、推动改革,不断地解放思想,问自己、问历史,最后确定了走什么路线。1992年邓小平南巡拨正了中国改革的航向,明确了中国改革开放之路。我正好见证了这样一个伟大的历史,这就是1980年代,这段历史永远不可磨灭。后来中国确立了市场经济体制,加入了WTO,不断扩大开放,中国人民凭借自己的勤劳勇敢,成为全球化最重要的受益者。

改革开放40年了,未来还有没有这样一个伟大的40年呢?我希望有!那未来40年我还能干什么?我认为我有一颗好奇的心,还能够干新的事情,还能继续改变自己,一切皆有可能。我觉得自己还是有改变的,2018年就是这样一年。年龄这么大的,还追求改变会有成功的收获吗?我说,你不必一定很成功,但你可以很满足。我可以分享我看到的一段话,不是出自名人名言,也不是格言警句,但我觉得很合我味口。我念给大家听听,这段话是这样的:“生活中有人会问,女孩子上那么久的学,读那么多的书,最终不都是回到一个平凡的城市、嫁平凡的人,相夫教子吗?我认为,同样工作会有不一样的心情,同样的家庭有不一样的情调,同样的后代会有不一样的素养。”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后代在平常中找到快乐,在平常中找到伟大。我的梦想就是,我们的后代能够在平常中拥有一颗好奇的心。我把这个作为自己的重任,也作为对大家的建议献给在座的各位。谢谢!

微信图片_2018120613055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