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首席经济学家 > 毛振华:中国经济面临大国博弈和国内风险双重约束

毛振华:中国经济面临大国博弈和国内风险双重约束

来源:中诚信     发布时间:2018-06-13     浏览量:228

6月11日,由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共同举办的“穆迪—中诚信国际2018年信用展望会议”在深圳举行。中诚信集团创始人、中诚信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毛振华在会上发表题为《大国博弈和国内风险双重压力下的中国经济》的主旨演讲时指出,当前中国经济面临大国博弈背景下贸易冲突加剧、国内宏观风险不减的双重约束,经济仍面临下调压力,但韧性仍存。 

1.jpg

中诚信集团创始人、中诚信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毛振华在会上发表题为《大国博弈和国内风险双重压力下的中国经济》的主旨演讲


中美贸易摩擦实质是大国博弈,倒逼中国经济转型与技术升级

毛振华指出,回顾过去十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出台了“四万亿”刺激政策来稳增长,这对中国经济崛起功不可没。在全球经济衰退之时,中国经济获得了快速发展。当国际经济环境好转、国内刺激政策边际效用递减时,中国开始采取收缩政策来防范金融风险,这使中国赢得了一个与发达国家错峰发展的机会。

今年来,美国挑起的贸易争端引发的中美博弈使中国面临一些新情况、新格局。当前中国GDP大致相当于美国的2/3。此前日本作为第二大经济体,在经济总量达到美国1/3的时候,美国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跟日本打了贸易战,并逼迫日本签署了广场协定。日本经济随后一蹶不振跟这大体有点关系,人们认为这是大国博弈的结果。2010年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很难再继续韬光养晦,当前中国处于的历史地位是中美关系重新定位的大背景。

今年3月份以来,中美贸易摩擦升温,过程一波三折。贸易冲突的实质是大国博弈,美国对于中国崛起的焦虑才是导致贸易冲突升级的内在原因,长期来看中美之间各种形式的摩擦可能持续发生。

毛振华分析了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中美贸易摩擦的加剧,短期内将加大中国出口和经济下行的压力,此时如果中国因反击美国而对大豆在内的产品加征关税,或将导致输入性通胀,贸易战的升级还可能加大人民币双向波动,导致人民币汇率承压。毛振华强调,贸易战的最大可能走向是“技术战”,尤其需要关注贸易战对“中国制造2025”相关重点产业领域的影响。但是,对于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的长远影响,毛振华持乐观态度,他认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虽然贸易摩擦加大了中国经济短期内的不确定性,但这也将强化中国政府和企业通过自主创新应对美国技术遏制的决心,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倒逼中国经济转型与技术升级。

关于对中美关系的战略定位,应该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的著名论断,避免敌对决战关系,为中国发展争取时间窗口,在国内要防止极端民粹主义对外交大政方针的干扰,确保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

 

重新审视稳增长、防风险、调结构关系,避免再度进入“债务—投资”驱动模式

毛振华表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我国经历了一个过度货币化、金融化的过程,金融体系出现高度膨胀。金融体系的人才队伍也发生了膨胀,吸纳了大量的优秀人才。2008年以来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货币制造国,制造了全世界新产生货币的50%-60%。随着债务规模的扩张,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在减弱,同时风险也在累积。虽然2016年下半年以来宏观调控重心转向防风险,宏观风险出现边际改善态势,但债务风险等问题依然较为突出。

毛振华将当前经济运行中的风险重点归纳为四个方面:第一,金融系统性风险有所改善,但不同类型银行风险分化,金融体系整体仍较为脆弱,未来仍需警惕严监管细则落地对金融系统的冲击;第二,近年来投资效率持续下滑,资本的逐利属性导致更多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而未流向实体经济,虽然严监管下资金“脱实向虚”有所改善, 但工业与金融业企业利润差距依旧明显,“脱实向虚”并未得到根本解决,房地产市场结构性泡沫仍存;第三,债务风险依然突出,宏观杠杆率边际改善但仍处于高位,从结构来看,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较大,非金融企业部门尤其是国有企业部门债务高企,居民部门杠杆率快速攀升。

毛振华还表示,结构性去杠杆将地方政府与国企作为重点,监管协调加强,金融监管由机构监管向机构监管与行为监管并重转变,防风险稳步推进,思路进一步清晰。此外,随着2017年四季度金融体系控制内部杠杆取得阶段性成效,政策进入观察期,今年以来货币政策出现微调,从“紧货币”转向“稳货币”;财政政策虽然积极有效基调未改,但地方政府债务监管趋严加大了地方政府隐性举债难度;同时,今年前几个月社会融资增速明显回落,实体经济信用结构性收缩。综合来看,政策组合呈现从“严监管—紧货币—紧信用”向“严监管—稳货币—结构性紧信用”转变的特征。

 

中国经济迈入新常态新时期,能够延续企稳态势

毛振华在会上指出,当前中国经济增长已迈入新常态以来的新时期,2017年以来经济稳中向好,GDP增速在新的增长平台有所企稳,产业结构持续优化,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进一步提升。生产需求两端虽然结构性矛盾仍然存在,但2017年以来总体出现一定的改善态势:规模以上工业和制造业摆脱前几年持续低迷态势,新动能保持快速增长,工业企业利润改善明显;投资虽然难改回落态势,但民间投资出现回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虽然较为低迷,但近年来随着消费转型升级,服务消费快速增长,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持续维持高位;同时,受益于全球经济的回暖,对外贸易有所改善。从价格水平看,CPI与PPI走势从分化走向收敛,通胀可控。此外,先行指标维持景气,显示出当前中国经济仍具备较强的韧性。

毛振华指出,国内风险不减和大国博弈内外双重约束下,我国宏观调控在延续稳增长、防风险“双底线”思维的同时,具体的宏观经济政策有所微调。2016年中央印发了《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 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这是保护私人产权的一个历史性文件。去年9月中央专门印发文件明确企业家精神的地位和价值,通过促进民间投资对冲基建投资下行给经济增长带来的压力。当前民间投资有所回升,但依然处于比较低的水平。同时,新形势下重提“扩大内需”也有别于金融危机后的扩内需政策,而是将加快结构调整与持续扩大内需结合起来,“扩内需”更多转向补短板领域,避免再度进入“债务—投资”驱动模式。

毛振华还对2018年全年经济进行了展望。他认为,随着调控持续,房地产投资压力继续显现,制造业投资增长维持弱势,基建投资难以再上台阶,投资面临下行压力;同时,贸易摩擦也加大了出口增长的不确定性。但是,消费升级支撑消费增长保持相对稳健,新的消费浪潮反映整个社会消费能力和消费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这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标志性事件,中国已开启了依靠国内消费为主拉动经济的历史。

最后,毛振华总结说,2018年中国经济仍面临下调压力,但增长韧性仍存,并无失速之忧。总的来看,中国经济在比较稳定的基础上运行,能够延续企稳态势。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处于L型的横线上,但这个横线不是绝对水平的,而是存在小幅的波动。